故事的后来,我们终于没有在一起

  以为,一些幽思与情感,放在心里不问来路不询归程,总有一天,它会漫随时光遁入红尘,化作一段云淡风轻无关痛痒的过往。谁知午夜梦回,心痛难当,旧人旧事不请自来,还是会禁不住想起,斑驳久远的年代,有关某一名字某一个人的梦。

故事的后来,我们终于没有在一起

  有人自远方来,叩我绿环,敲我柴扉。没有约定,没有前兆,也没有相见之时的错愕,有的仅是,命中早经注定的事情。遗憾是,当我微笑落泪,听陌上花开,有人轻唱:“铜镜映无邪,扎马尾,你若撒野,今生我把酒奉陪。” 然终究,命里,我犯桃花,可是,桃花朵朵,春色醉人,有关我的烂漫,有关我的缱绻,却终是被缘份调错了音符,亦终是被一川烟雨,迷离了整个江南。

  我是爱过这么一个人的,那么清清白白澄亮澄净的爱着。只是,当一切枝节横斜在目又杂乱无章如藤蔓一般孤冽生长之后,我却总要在某个杯盏映月顾影无言的夜里,才去深刻顿悟人事的无常与变更。今日花月正好怒马鲜衣,明朝冬临春逝事过境迁。

  说出来,也不会有人相信,事过经年,花落梦殇,我竟还情深如昨无畏枯等地爱着一个人。时间,推着当下的我们挥泪辞旧、脱胎迎新,然我的心,却仍死死,不动不摇,留衷原地。

  爱情,一些时候是可以这般模样的吧:别过之后,分离经年,还能越发葳蕤而又狰狞的疯长,似一株自顾生长于水田边上的金丝杜鹃,纵你拔了心,弄断根,它也不会死。但曾欢意击掌,盛情邀约,狂称至死也势必风雨同行的人,却早在时空嬗递,波光流转里,陌然离散,下落不明。

  追根究底,顺道而探,其实,这并无是非对错谁假谁真。因誓约如是之类的东西,根本无法掂衡坚贞或判断正负。因为,它只可证明,在对方说出内心想法那一刹,彼此着实真诚过。而缘份这东西,剥说到底,一些时候,也不过只适合一个人走;而有些人,亦终是只适合用以作怀念。

  文/李胭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上一页:这岁月,极美

下一页:返回列表

美文推广